花生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花生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北洋军阀们的道德遗闻-【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5:19:27 阅读: 来源:花生厂家

有卑微的个人,没有卑微的民族

徐世昌当过几年中华民国的总统,没有突出的政绩,也没有昭彰的劣迹。“七七事变”后,汉奸王克敏曾以师生之谊前来拜会,企图拖徐世昌下水。徐闭门不见,并向人表示“我没有这样的门生”。曹汝霖也来充当说客,声称徐如能出山,和日本订立亲善条约,日本即可撤兵,徐以年老婉辞。曹告辞后,徐对门房说:“以后曹若再来,就说我不在家。”1938年,日军师团长坂垣和特务机关长土肥原约徐世昌定期会面,徐托病未见,从此装病,闭门谢客。

1937年日寇占领北平后,要建立傀儡政权,看好一文一武两个人。文的是汪精卫,武的是吴佩孚。汪精卫答应合作了,但一直在日本人眼皮底下的吴佩孚却沉默如山。对汪精卫,他曾回过信:“公果能再回重庆,通电往来可也。”言外之意,你只要还在日本占领区,就别来烦我。日本人还越俎代庖地为他安排过一次记者招待会,他尚未开口,中外记者们已经读到了日本人代写并打印好的“吴氏时局的意见”。“意见”称:他已决定参与“和平运动”。一身中国绅士装束的他,放下打印稿,一字一句地说:唯“平”乃能“和”,“和”必基于“平”。本人认为,中日和平,唯有三个先决条件:一、日本无条件自华北撤兵;二、中华民国应保持领土和主权之完整;三、日本应以重庆(国民政府)为全面议和和交涉对手。怕在场的日本人听不懂,他厉声令秘书“断乎不可更改”地将自己最后的“政治宣言”翻译成日语。此后短短十天,他就去世了。

被日本军方列入了“合作者”花名册的还有段祺瑞。为了不让一位有影响的元老为敌寇所挟,蒋介石写亲笔信,恳请“芝泉老”南下。当69岁的段祺瑞抵达南京浦口时,不仅在京少将以上的军人集体过江迎接,蒋介石本人也亲自到码头恭候。享受国宾级待遇的段祺瑞,当即对记者发表了对时局的书面讲话:“当此共赴国难之际,政府既有整个御侮方针和办法,无论朝野,皆应一致起为后援。瑞虽衰年,亦当勉从国人之后。”后来,他从南京移居上海,有记者登门采访,他铿锵作答:“日本横暴行为,已到情不能感理不可喻地步。我国唯有上下一心一德努力自救。语云:‘求人不如求己。’全国积极备战,合力应付,则虽有十个日本,何足畏哉?”

曹锟在历史上名声更不好,为了过把总统瘾,留下了“贿选总统”的恶名。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华北沦陷。曹锟的老部下纷纷落水,出任汉奸政权要职。日本侵略者还千方百计地想拖曹锟出来。年迈的曹锟立誓宁肯喝稀粥,也不给日本人办事。日本人碰壁后,派出已当上伪“华北治安军”总司令的齐燮元前来叩门,曹锟夫妇让家人把他关在门外。接着河北省省长高凌蔚又奉日寇之命来访,曹锟一见,脸色陡变,大声吼道:“你给我滚出去,以后不许你登曹家的门!”吓得高凌蔚浑身哆嗦,被几个侍从驾着慌忙溜走。

日本人打主意最早的莫过于张作霖,最有戏剧性的也是这个土匪出身的张作霖。某次,张作霖出席日本人的酒会,酒过三巡,一位来自日本的名流,力请大帅当众赏字。张抓过笔就写了个虎字,然后题款:“张作霖手黑。”那个东洋名流瞅着几个字笑出声来。随从连忙凑近大帅耳边提醒:“大帅写的‘手墨’的‘墨’,下面少了个‘土’,成了‘黑’了。”哪知张作霖一瞪眼睛骂道:“妈了个巴子的,俺还不知道‘墨’字怎样写?对付日本人,手不黑行吗?这叫‘寸土不让’!”在场的中国人恍然大悟,日本人则目瞪口呆。此后就发生了皇姑屯事件。

混血儿的优点和缺点

打干细胞多长时间见效

肠癌用免疫治疗法效果好吗

直肠癌中晚期生物免疫治疗存活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