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生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花生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8:28:10 阅读: 来源:花生厂家

苏锦环九点前就到MQ,事后才知MQ的上班时间是早上八点。

苏锦环没想到第一天上班就迟到,一时心绪难宁,偏偏那电梯迟迟不来,好不容易听到“叮”一声,她赶紧钻进去。

电梯里只有一个年轻男人,男人低头翻看文件,对于突然进来一个人完全忽视。

黑色得体的手工西服,衬得俊朗挺拔。

男人身材颀长,纵使苏锦环有一米六八,与这男人一比只到他肩头。男人全神贯注地瞧着手中的文件,时而抬头,时而蹙眉。

苏锦环朝男人点头招呼,男人睬也不睬她,注意力依旧在文件上。

苏锦环想,第一天上班还是要与同事搞好关系。于是主动开口说:“你好,我是新来的苏锦环!请问你怎么称呼?”

男人正注视着文件上年度报表上的数字,对上半年的销售状况若有所思,苏锦环无来由的呱噪扰乱了他的思绪,让他十分不悦。

倏然间冷冷开口说:“闭嘴!”

苏锦环被他突如其来的冷言气场震住,乖乖闭上嘴。

男人总算得以耳根清静,将报表一口气看完满意地合上。

微微抬起头,苏锦环这才看清男人的脸。

皮肤白皙干净,眼睛深邃冷锐,唇形的弧度极完美,鼻子高挺,连睫毛也又长又翘,浓密优雅。

更重要的,这男人五官与一般中国人不一样,居然是个中葡混血儿。

一般熟悉的气息迎面扑来,苏锦环的心瞬间窜到了嗓子眼。

是他吗?德德的生父?那个与她有过亲密关系的神秘男人?

苏锦环脑子里轰然一响,仿佛整个人都炸开来,血统统往脸上涌,窒息的感觉让她身躯发颤。

她忐忑不安地凝望着男人,希望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然而男人的不屑和冷漠让她彻底失望。

只听电梯“叮”一声到达顶层,男人捧着文件大步迈了出去,留下心绪不宁的苏锦环。

等到苏锦环再回神,电梯已从顶层往一楼。

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苏锦环不敢再有耽搁,到二十层时,赶紧步出电梯飞似地赶去人事部。

好在是新人,又是第一天上班,那人事部经理倒没怎么拿话训她,亲自领她去了秘书室。

“Ella!你要的人我带来了!”

那人事部经理冲着那扇半敞透亮的玻璃门说,却丝毫没有要进去的意思。看神情,似乎对这位名叫Ella的有意见。

“谢谢你凯蒂!”

一声清亮的女声响起,接着听见高跟鞋的“哒哒”声,玻璃门由内推开。

苏锦环一怔,没想到居然是那位面试女主管。

“你好,我是Ella!Aldrich的首席秘书!苏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Ella自我介绍说。

苏锦环没想到那场面试居然出动了首席秘书和总裁助理,她能被留下录用是何等的侥幸。

Ella事多,仅站这一会就有七八个电话进来,她一边接电话,一边与苏锦环交待事宜,最后还是顾不得与苏锦环多说,将苏锦环直接领至办公桌,扔给苏锦环一大堆文件。

苏锦环虽刚大学毕业,但半工半读的五年,也积累了些社会经验,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很快将情绪平复,投入到工作中。

让苏锦环没想到的是,这回居然有幸给MQ头号女强人Ella当助理,工作节奏相当快,一天下来,苏锦环累得连走路都想着睡觉。

好不容易步出电梯,这才发现天早已黑,大楼里黑成一团,瞬间让她发蒙。

第一天上班居然赶上了加班!

苏锦环天不怕地不怕,偏偏怕黑。

她蹲在电梯出口没出息地张望,盼着大楼里的保安能将楼道上的灯打开,然而一等再等,失望总比希望来得大。

苏锦环不敢走,寻了个地方坐下,不知不觉居然抱着膝盖睡着了。

穆琰从电梯出来,隐约觉得有东西挡了道,他用脚踢了踢,那东西微微动了动往边上挪了挪。

尽管如此,依挡着他的道。

穆琰俊眉一扬,干脆伸手将苏锦环拎起。

这一拎,让梦中的苏锦环睡意全无。

“鬼呀!”苏锦环见眼前有团模糊黑影吓得惊叫起。

穆琰这才发现是个女人,担心她这么一叫,会惊动大厦里的保安,到时指不定弄出什么事,赶紧用手捂住苏锦环的嘴。

“闭嘴!”穆琰怒喝。

苏锦环这才发现居然是那个电梯男。

嗅着熟悉的味道,苏锦环心血澎湃难抑激动,不知不觉眸底隐隐生泪。

他到底记不记得那一夜?

苏锦环咬咬嘴皮,凝望着穆琰,想从中寻找一点安慰。

然而穆琰表情冷淡,深深灼痛了她的心。

不知何时穆琰已放开她,整整凌乱的西装说:“公司规定,新人不需要加班,按点下班就行!”

说时大步离去。

苏锦环望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顾不得害怕赶紧追了上去。

“喂!那个谁!等等我!”

穆琰对她这个称呼一怔。

在MQ还有人不认识自己的?不知这女人是戏演过了头,还是真寡闻。

穆琰没有回头,沿着大厅径直走向大门。

苏锦环穿着高跟鞋追他,着实有些累,待她将鞋脱下,已看不见人影。

苏锦环只能拎着鞋往马路方向走。

忽然一辆黑色大奔驶来,苏锦环定眼一看,居然是穆琰,心间一暖,以为遇上了救星,偏偏穆琰神情淡漠瞧也不瞧她,油门一加,迅即驶离。

苏锦环望着离去的大奔,鼻翼生酸,心像被煮沸的饺子,在水里扑腾不息。

他果然不记得了?纵是记得又怎样?

该不该告诉他,他已有个五岁大的儿子!

可笑,苏锦环你太自以为是。到时只怕不是给儿子认父,而是被人告作诽谤!

路灯亮着,车灯也亮着,夜色如此绮丽,仿佛是剂毒药,将她融陷在九重地狱里,永世不能超生。

苏锦环沿着马路等了许久也没等到一辆计程车,正想给孙洁打了个电话,让孙洁那位有车的朋友过来载她,那辆傲娇的奔驰再次出现。

“上车!”穆琰摇下车窗冲一旁发愣的苏锦环说。

这一刻的苏锦环激动的热泪夺眶,拎着鞋上了车。

穆琰瞧着她这副模样微微皱眉,不知自己哪根筋搭错,管起员工的私事。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这几天暂时一天一更,明天有事,晚上八点更新,追文的亲不要等了,晚上再看。喜欢的亲记得收藏,书评更不能少!

延安CPVC电力管大弯头铺设条件要求

梅州市清洁清洗资质怎么办理

东风拉臂车鄂州压缩垃圾车改装厂

岳阳市钢结构检测鉴定单位

静鹰BJJ20AH2大流量车载移动式汽油加油机

东莞寮步铜回收价格

安装济源MPP塑钢复合管市场价格分析

精密露点仪变送器微量水分析仪XLO60SP价格合理馨莱欧

厚街铜上门回收

粮食散装运输车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