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生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花生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京山县干部群众齐心抗旱救灾薄叶崖豆

发布时间:2020-10-18 18:20:00 阅读: 来源:花生厂家

京山县干部群众齐心抗旱救灾

京山县农业局

全国讯:今年是京山县有气象记录史以来干旱最为严重的一年。上半年全县降雨314毫米,全县11座大中型骨干水库除惠亭、高关、吴岭、石龙水库外,其余7座水库均在死水位以下,小型水库基本干涸。孙桥、杨集、宋河、新市、石龙、罗店、三阳等10个镇、215个村受旱严重。全县中稻现已赤泥21万亩、干裂9.8万亩、干死0.8万亩、无水改种1.98万亩;旱作物受旱面积12万亩、花卉苗木受旱3.8万亩、油茶受旱2.1万亩。全县人畜饮水困难人口达3.1万,大牲畜7499头,涉及100多个村。

面对大旱,京山上下万众一心抗旱救灾。截至7月上旬,全县共组织抗旱劳力91648个,动用抗旱机械82398台(套),调配抗旱用电3125万度,投入抗旱资金6635万元。其中县财政安排抗旱应急资金700万元,重点用于人畜饮水、建水窖、打水井和新建、维修抗旱设施。对饮水特别困难的地方,按人平50元给予补贴;每打一口水窖,给予1000元补贴;对打井取水的,按3000至6000元标准进行补贴,严格实行验收一口、补贴一口、直补到户,全县已打水井1598口。

孙桥镇蒋家大堰村八组村民李本珍,一大早依旧去自家的中稻田走了一圈,看了看田里的旱情。“这些天一直不下雨,老公也劝我趁这个机会休息一会,可我哪坐得下来,这心里头急啊!”李本珍说,她家里有14亩中稻田,栽了13亩,还有1亩因为没有水改种了芝麻。如果未来一周还不下雨的话,李本珍家的13亩中稻田面临着绝收的危险。

同村,村民许国平六年前从利川迁到蒋家大堰村,有11亩中稻田,栽了8亩,还有3亩因为无水,准备栽晚稻。“这晚稻秧苗都下了,可现在还是无水,刚才又是打雷又是扯闪,可雨就是下不到我们这边来,听说都下到孙桥镇上了。如果真不下雨,只有出去打零工,把旱情造成的损失补回来。”  蒋家大堰村六组村民黄秀芳家里,相比其它几户村民损失相对而言,稍微好一点。她的家里只有7亩地。眼瞅着天气干旱,老公曾令武就到附近的陈集街上打工去了,帮人提沙浆桶,一天吃了喝了挣一百元钱。黄秀芳在家里还种了一亩多地的西瓜,虽然西瓜由于干旱,但收了三四千斤,西瓜贩子上门收购,按每斤0.75元的批发价算,还挣了将近三千元的收入。

在桥米产区的,笔者还看到村民尹作义正在水改旱的田里种芝麻。尹作义的16亩中稻田,由于无水改种了4.5亩芝麻。“请悬耕机花了300元,买芝麻种子花了42元,不能看着这些田就这样荒废啊!”

同样,在田里劳动的68岁村民郝志祥有5亩中稻田,一亩也没有栽下去,全改种了芝麻。他一边在地里播撒芝麻,一边对笔者说:“天灾啊,也怪不了谁,只希望上面能够出钱为村里多修几口堰塘。”

蒋家大堰村共有中稻田4500亩,由于久旱无雨,已改种400亩。全镇7.4万亩的中稻田,3.6万亩干裂,2.4万亩赤泥,水改旱达4600亩。

进入6月后,孙桥镇陈集集镇的水缸——八里坪水库干得个底朝天。居民家里的水井也抽不出半滴水,孙桥镇政府立即派出洒水车送“甘泉”。

"来水了,快来打水!"当洒水车驶入陈集第3个居民点时,居民们已经开始互相吆喝了。洒水车刚一停稳,大家拎着水壶、挑着水桶自觉地站好队形等待接水。陈集集镇共设立供水点10处,洒水车驾驶员聂先桂告诉笔者,从今年6月份开始就一直在拉水,每天两次,从没停息过。

在杨集镇、三阳镇,笔者看到干群携手抗大旱,齐心协力保民生的场景。

杨集镇花石岩村是有名的旱包子村,全村500亩水田,只栽了17亩水稻,其它全部改种玉米。目前,玉米长势良好。“村里的人畜饮水从从去年七八月份开始就有些困难了,村里打了两口150米的深井,再加上组织拖拉机用塑料桶到附近的泉眼里取水,村民生活用水基本算是没有太大问题。”村支部书记童启科为我们介绍。在整个杨集镇,全镇参加抗旱的干部140人,劳力3500个,机械3782台套,投入抗旱资金800万元。基本解决了人畜饮水困难。

在三阳镇,为了战胜旱魔,村干部正在组织村民改种、补种。太阳寺村四组村民陈光富,2.5亩水田全部改种了玉米,一组村民王洪松5亩水田,全改种了玉米,一组村民万能香6.3亩水田,插了1.3亩水稻,5亩地改种了玉米。

太阳寺作为干旱严重的村,共有539亩中稻田,栽水田277.5亩,改种玉米261.5亩,改种面积达到了48%。

在杨集镇杨集村五组村民心中,村民张保红家里的那口井,不但给他们的生产生活用水带来了方便,更是他们的救命井。

今年是干旱严重的一年,直接影响了杨集镇杨集村五组村民的生产生活用水。“老天好久没有下场雨,这口井可解决了我村的大问题!”提起张保红家里的这口井,村民们对此赞不绝口。不远处,不少村民正开着拖拉机、摩托车、自行车,手中拿着油壶、油罐,准备到张保红家里取水。

据了解,由于今年干旱形势过于严重,杨集镇杨集村五组的地表水全部断流,连井水能出水的也只剩下张保红一家的水井,这口宝贝井不仅解决了附近两个组村民的吃水问题,还解决了200亩农田的灌溉。真是名符其实的“救命井”。

今年已70高龄的涂生文是孙桥镇五泉村二组的村民。往年这时,地里早就插上秧了,可今年由于严重缺水,迟迟无法插秧,这可愁坏了涂生文。

为了改变这一局面,涂生文也想了很多办法。“这就是我花350元请人挖沙留下来的坑,可不是每个坑都有水可以挖”.涂生文指着离他不远的一个坑对我们说,“我也想了很多办法来对抗干旱,可不是每个办法都是行得通的。既然挖沙取水的办法行不通,庄稼又不能被干死,我只好水田改旱田。”

不远处,正是涂生文15天前刚刚种下的玉米种,我们见到他时,他正在补苗。据了解,涂生文的15亩田如今只剩下1亩作为了水田,剩下14亩全部改成了旱田。

和涂生文有着一样水改旱的还有杨集镇新场村二组。放眼望去,杨集镇新场村二组的水田已所剩无几,该组水田改旱田已接近60多亩,田里大部分种着玉米、芝麻、黄豆、花生的旱生经济作物。

干群|抗旱|救灾

云南九州妇科医院

治疗抑郁症哪家好

郑州治疗青少年癫痫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