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生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花生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国企薪酬改革为收入分配改革开了一扇窗

发布时间:2021-01-21 17:11:46 阅读: 来源:花生厂家

国企薪酬改革为收入分配改革开了一扇窗

——访本报观察家、中国人民大学发展中国家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彭刚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针对中央企业负责人的薪酬改革方案——《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下称《方案》)已经正式落地,并将于2015年1月正式实施。其中,《方案》除明确央企负责人薪酬将获调整外,还明确国家将建立薪酬信息公开制度,这意味着,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水平、福利性收入等薪酬信息,无论上市公司还是非上市公司负责人,都必须参照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并向社会公开。

实际上,有关央企负责人薪酬畸高的讨论,从未淡出公众视线。继中央政治局今年8月审议通过《方案》引来全社会舆论高度关注后,此次《方案》即将实施的消息又将针对央企负责人薪酬改革的讨论重新置于舆论焦点,而关注点无外乎央企负责人薪酬改革意义何在,能否从根源上杜绝央企高官腐败,对民众最为关心的收入分配改革又将带来哪些改变,等等。  11月25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专访了长期关注收入分配改革的本报观察家、中国人民大学发展中国家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彭刚,以期释疑。  薪酬调整利好混合所有制改革  央企负责人有着类似外企、民企高管获取超高薪水的现象由来已久,也一直备受争议。尤其是近年来,一些国企、央企负责人在拥有较高行政级别的同时,还在领取高薪酬。同时,一些国有企业中也长期存在薪酬结构不尽合理、薪酬监管体制不够健全等问题,有的高管薪酬与其经营业绩不相符,一些国企高管的待遇甚至在企业出现巨亏时不降反升。  彭刚认为,这些做法不仅违背央企的国有资产定位,更直接加剧了社会分配不公。正因如此,新一届政府也将推进国企薪酬制度改革纳入了重要改革范畴,并将其视为我国新时期推进收入分配改革措施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  据了解,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将国企主要负责人薪酬待遇的问题纳入重要改革事项当中,即“推动国有企业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其中明确,国有企业要合理增加市场化选聘比例,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国有企业管理人员薪酬水平、职务待遇、职务消费、业务消费。  在彭刚看来,《方案》启动央企负责人薪酬改革正是贯彻《决定》要求推进落实国企管理人员薪酬水平等要求的具体实践,其所带来的意义也是多方面的,尤其是通过央企高管薪酬信息公开制度的建立,公开化和透明化对于防止央企高管职务腐败,保证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增强国有企业竞争力都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  “更为重要的是,央企薪酬改革标志着收入分配改革的进一步细化,更有助于巩固国有企业的公有制地位,对并行推进的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顺利推进也将带来有力促进。”彭刚说。  合理降薪应与确保积极性并行  对于《方案》明确对央企负责人薪酬的改革方向,彭刚认为,在确保央企高管畸高薪酬回归到合理评价的基础上,有必要避免其工作积极性被过度削弱,“这就需要采取新的政策措施和制度构建,以防出现央企负责人一味地关注薪酬本身,而忽视了本该肩负承担的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责任。”  根据《方案》要求,在实施央企负责人薪酬改革后,其薪酬构成将由目前的基本年薪和绩效年薪两部分构成,调整为由基本年薪、绩效年薪、任期激励收入三部分构成。彭刚表示,这就为保留和重新建立激励机制提供了前提和基础,不同于早前需要依赖“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鼓励培养有识之士带领国企改革和发展的阶段,现行薪酬制度脱离了央企负责人的劳动实际,因此,必须采用更为科学的评价机制。  据了解,任期激励收入将考虑市场竞争程度高低、企业规模、负责人任期考核能否胜任等多重因素。改革后,央企薪酬水平总体相较于在岗职工平均工资将从当前的12倍上下降低至7到8倍左右。  彭刚强调,寄望《方案》改革要求落地必须通过有效的执行力,同时强调监督约束的作用。“以薪酬公开制度为依托,形成监督管理机制理应成为薪酬改革的重要内容。”彭刚说,不被公开的薪酬取得缺少监督和约束,正是当前央企高管薪酬畸高,甚至出现于企业经营状况倒挂现象的症结所在。  《方案》要求,国家将不允许中央企业负责人在企业领取其他福利性货币收入,负责人在下属全资、控股、参股企业兼职或者在本企业外的其他单位兼职的,也不得在兼职企业领取工资、奖金等报酬。  彭刚认为,《方案》已然兼顾了合理评价薪酬制度和激励机制的关系,关键是要确保执行环节不打折扣地加以推进,否则政策难免流于形式。  拉开收入分配改革序幕  在彭刚看来,作为践行收入分配改革要求中“控高”要求的细化,央企负责人薪酬改革将面临诸多阻碍,但改革的推进不仅关系着国企改革的发展大局,更事关全体居民收入分配改革的推进和落实。  “在我国经济发展形势长期向好,取得高质量经济发展形势和成果的同时,我们的收入分配始终处于滞后的尴尬境地,长此以往导致贫富差距不断拉大,势必酿成一系列经济、社会乃至政治问题。”彭刚强调,因此,当前看来,尽快平衡好各方利益显得十分迫切。  彭刚说,收入分配改革从本质上看就是利益分配问题,将掌握国民经济命脉的国企,尤其是央企负责人薪酬改革作为推进落实收入分配改革的突破口,无疑将为后续缩小贫富差距的工作筑牢基础。  据人社部有关负责人近日透露,人社部正在着力推进针对劳动密集型中小企业职工工资制度的改革。其中涉及到最低工资制度改革,中央2013年已明确短期目标,到2015年绝大多数地区最低工资标准要达到当地城镇从业人员平均工资的40%以上。  按照人社部工资改革计划,在下一步先行推进对国企高管薪酬的“控高”之后,将逐步完成针对中小企业的低收入职工工资的“提低”,最后将着手机关事业单位工资改革。  彭刚认为,照此看来,针对央企负责人的薪酬改革可谓是为收入分配改革打开了一扇窗,在这扇窗打开后能否如各方期待实现遏制央企高管腐败、提高央企办事效率、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等初衷,不仅决定着接下来的“提低”窗口和事业单位工资改革窗口的打开时机,更将影响居民收入差距能否切实缩小,达到共同分享改革成果最终目的的长远大计。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