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生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花生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18:11 阅读: 来源:花生厂家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我叫韩渃冰,一个从小就不爱学习的女生,后来被家里逼着上了所职业院校,毕业以后也是经家人介绍在一家公司做文员。每天的工作量不大,待遇也还算可以,就是太过清闲,整天吃了早饭就等着吃午饭然后就是坐等下班,人都胖了不少。

每天上班我都是坐同事赵姐的车,赵姐年纪不大,刚满三十,是一个很随和的人,不过她有一个毛病就是她信佛,每天开车的时候车上总是放着佛歌,一开始听不惯反而觉得有点慎得慌,这可能是出于敬畏吧,因为我也是信这些的,不过后来发生的一些事让我庆幸认识这个爱听佛歌的赵姐。

这天下班,我刚坐上车,就看见赵姐坐在驾驶坐上,手里哆哆嗦嗦的拿着一串佛珠嘴里还不知道在小声的念叨着什么。

“赵姐,您这是干么呢?赵姐?赵姐??”一连喊了几声赵姐都没反应,我伸出手要拍她肩膀,手还没落下呢就见赵姐猛的睁开眼睛,直勾勾的瞪着前面,然后就没了动静,这阵势把我吓了一跳,“赵…赵…赵姐?您这…”

“小韩?”我话还没说完赵姐突然转身抓着我的胳膊眼神有些迷离的看着我。

“啊,是我啊,您怎么了赵姐?”

“哎呦小韩啊,你可不知道刚才可把我吓坏了。”赵姐说着话好像快要哭出来一样。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我做进车里用手捋了捋她后背,发现她整个人都在发抖,我轻声安慰道:“赵姐别怕了,没事了,别怕。”

过了好半天赵姐才缓过来跟我说了到底是什么事让她这么害怕。赵姐说她刚才看见财务的小刘车上好像有人,以为是小刘刚交的女朋友,出于八卦的心里就要过去看看,又怕吓着人家姑娘就躲在一边伸着脖子偷看,还没等看清呢突然耳边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赵姐,你这偷偷摸摸的看什么呢?”原来是财务的小刘下了班来车库取车正好看见鬼鬼祟祟的赵姐。

“哎呦,你个小刘啊,吓了我一跳。”赵姐捋着胸口说。

“那能怪我么,您这是做贼心虚啊,不过您伸着头看什么呢这是?”小刘说着话眼也朝着刚才赵姐看的方向望去,可是除了几台车以外也没有别的什么了。

“什么做贼心虚啊,看你说的,哎,我说小刘啊,你是不是交女朋友拉?”赵姐说着话的时候眼睛里都散发出八卦的光芒。

小刘见状先是本能的向后退了半步,然后说:“没有啊,您怎么这么问?”

“切,还说没有呢。”赵姐指着小刘车的方向说“那坐你车里的那是谁呀?”

小刘疑惑的望了一眼说“我车里没人啊。”

“怎么可能没有,我刚才明明看见有人我才好奇的过来想看清楚啊。”说着两人朝小刘车的方向走去。

“咦!?怎么回事?怎么会没有人能?”

赵姐满脸的不可置信,刚刚她就是看到有个女人的身影,而且就坐在小刘车的副驾驶位置上,现在别说副驾驶了整台车里一个人都没有。太奇怪了,车库的出口就是入口也在没有别的出口了,要是那人下车走了也会看到的啊。

“赵姐,您准是晚上追剧没睡好导致刚才都出现幻觉啦,我车里怎么会有女人呢,我要是有女朋友了我早就在咱公司挨个部门发喜糖了,我怎么可能藏着掖着不告诉您啊。”小刘半开玩笑的说着“好啦赵姐,我这都饿坏了,我还赶着回去吃饭呢,您也快回去吧。我先走了啊。”小刘说完就上了车离开了。

“怎么会是幻觉呢,不应该啊。”赵姐目送着小刘离开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忽然她看到小刘车的后坐上有一个女人正回头对着赵姐笑,“啊!!!”赵姐吓的瘫坐在了地上,那是一张漂亮的脸,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梁,恐怖的嘴!对,没错,就是一张恐怖的嘴,一道深深的口子从左边的嘴角一直延伸到耳部,笑的时候牵动着肉都能看到里面森白的齿骨,而且随着车的颠簸翻开的肉也随着颤动,那画面真是诡异至极。

听赵姐说完我都蒙了,“天啊,这是怎么回事?闹鬼了吗?”

“我也不知道啊,太吓人了,我都不敢再想了。”赵姐到现在人都还是颤抖着。

我忽然想到按赵姐说的小刘已经离开有一会了,如果真闹鬼的话他是最危险的那个,便对赵姐说:“赵姐,你说小刘会不会出事啊,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提醒他一下。”

赵姐一边摸着佛珠一边对我说:“对,给他打个电话,阿弥陀佛,老天保佑小刘这孩子平安无事啊,阿弥陀佛…”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

“赵姐…”我不安的看着赵姐。

赵姐没说话,只是掏出手机又开始播放关于佛教的歌,然后启动了车子。

“赵姐,这是去哪?”我不解。

赵姐回答说:“我带你去我一个朋友那,她是顶仙的,她应该有办法吧。”

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我们就到了赵姐说的朋友家,一进屋也没过多的寒暄,就简单的给我们相互介绍了一下,让我称呼她张阿姨,赵姐就赶忙把事情跟张阿姨交代了一遍。

张阿姨听完问我们要了小刘的出生年月和具体姓名就让我们安静的等她一会,然后她就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半晌过后张阿姨睁开了眼睛,对赵姐说“辛亏你们来的快,不然小刘这孩子真要出事了,他惹了柳仙,人家仙家要报复他,不过现在没事了,我跟仙家沟通好了,明天告诉小刘出院以后每年都买些蛇去放生,这事就过去了。”

“出院?小刘住院了?您怎么知道?”我很纳闷啊,我们联系不上小刘,张阿姨闭下眼睛怎么就知道他住院了?

“我刚算出他今年属危本该有场大难,却又遇上了贵人,导致大难可以有所缓解,但是血光之灾是避免不了了,所以住院是肯定的不过生命危险就没有了。”张阿姨解释。

“哦,这样啊,那张阿姨您说他惹了柳仙是什么意思?”

“这个还是你们明天问他自己吧。因果因果,有因才有果,这孩子这下算是长记性了。”

之后赵姐又跟张阿姨聊了一会儿我们就离开了。

到了第二天,刚到公司就听人们说小刘住院了,后来我跟赵姐作为公司代表去医院慰问小刘的时候听小刘说,原来那天他开车回家的时候,刚一离开车库就觉得背后凉飕飕的,一到家就要洗个热水澡,结果洗澡的时候地太滑一下子就滑倒了,头刚好碰到了洗手台,瞬间就蒙了,迷迷糊糊间好像看到一个嘴被撕裂一样的女人朝他扑来,随后他就感觉脸上传来一阵疼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再醒来就躺在医院里了。

他妈妈跟他说那天晚上小刘妈妈突然觉得心慌的很,就打算去小刘住的地方去看看顺便帮他做做饭收拾下屋子,一进屋喊了半天也不见小刘应声,却听见卫生间有水声,小刘妈妈在卫生间门口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应,觉得不对劲就找来备用钥匙,一开门就看见小刘满脸是血的倒在地上,小刘妈妈赶紧叫了救护车把小刘送到了医院,守了一夜刚回去休息。

听他说完赵姐把昨天张阿姨说的话又跟小刘说了一遍,小刘听完猛拍了一下床说:“赵姐,我知道怎么回事了。”

“怎么回事啊?你怎么惹柳仙了?”我好奇的问。

“就前几天我在小公园遛弯的时候,草丛里突然窜出来一条蛇,下了我一跳,我看它也不像毒蛇又想到人们都说蛇肉好吃我就想抓来尝尝,可这蛇一直动,我一着急就掰这它的嘴使劲扯了一下,一下就把一边给撕裂了,我想着这蛇不动了应该是死了就一手拎着蛇往回走,谁知道时候这蛇突然咬了我一下,我一疼就放手了,然后这蛇一溜烟的功夫就没影了。”

“这就对了,我那天看到你车上的女人嘴角就是裂开的,看你干的这缺德事,这下遭报应了吧。”赵姐说完白了他一眼。

“哎呦,我的赵姐啊,我这都这样了您就别数落我了。”小刘一边摸着脸一边说。

几天之后小刘就出院了,脑袋没什么事了就是脸上留下了一道淡淡的伤疤,他倒是想得开说抹点BB霜就看不到了,还是那没正经的样,不过每年放生他倒是没落下过。但愿以后没有别的事发生。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故事会灵异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