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生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花生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新疆乳业如何走出寒冬匙叶黄杨

发布时间:2020-11-04 06:51:26 阅读: 来源:花生厂家

新疆乳业如何走出“寒冬”

奶粉出口受阻,液态奶价格下跌,原料奶交售困难,个别奶农已开始杀牛、卖牛、倒奶……

尽管新疆乳制品无论液态还是固态均未检出三聚氰胺,但被乳品行业内部称为中国乳业“9·11”的三聚氰胺事件,还是让新疆乳业遭受重创。尤其是今年春节过后,乳业面临的困境日显突出,新疆乳业该如何走出“寒冬”?

奶粉积压奶牛被育肥

在近日召开的自治区畜牧兽医工作会上,自治区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伊犁中洲高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何保一直眉头紧锁,满面愁容。中洲旗下的伊源乳业股份公司,拥有7000多亩天然草场,自建了三个“千头牛”规模牛场,公司投资500多万元自建或参与建设奶源基地83个,符合要求的奶站31个,涉农8100户,奶牛数量32400头,是一个主要以生产奶粉为主的企业,三聚氰胺事件前,伊源乳业生产的奶粉每吨卖到36000元,且全部出口,产品一直供不应求,十分火爆。

“自2月份以来,我们公司每吨奶粉价格下跌到16000元,且销不出去,库存已达1600多吨,导致现金流严重不足,欠农民奶款达360万元。我们也曾想办法,希望通过农发行贷一些款,首先支付拖欠奶农的奶款,但乳品行业眼下如此不景气,银行不愿冒这个风险,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奶农因此对养牛失去信心,等市场对乳业恢复信心了,牛又被农民卖了或杀了,那就惨了!”何保心急如焚。

2月26日,乌鲁木齐市农牧局副食水产处处长丁维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乌鲁木齐县、北郊、米东区等地的27个奶站出现原料奶交售困难。从1月26日起,乳制品企业原料奶的收购价格最低在0.8元/公斤左右,平均在1.30—1.50元/公斤牞最高为1.9元/公斤左右。日前我们在进行乳业发展调研时,发现米东区一个育牛场中有400余头奶牛正在育肥,而被育肥的奶牛均为2005年产的生产高峰奶牛。自三聚氰胺事件后,仅米东区的奶牛存栏数就减少了2500头,令人焦虑。”

业内人士替奶农们算了一笔账:奶农交售的原料奶价格在1.30—1.50元/公斤,奶牛养殖的效益平衡点在1.70—1.80元/公斤,奶农连成本都挣不到,如此下去奶农养牛的积极性将受到严重打击。

据昌吉回族自治州畜牧兽医局局长温希斌介绍,春节过后,昌吉无论液态奶还是固态奶均出现收购量减少的问题。石河子明旺奶粉厂,过去每天在昌吉州收购鲜奶达180吨,现在基本停收。温希斌说,昌吉州奶业目前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奶源这个根基发生动摇。

奶站管理混乱乳品结构单一

新疆现有的乳制品企业尚处于发展的起步阶段,自我投入有限,制约着乳制品行业的快速发展。尽管如此,目前全区牛存栏数由2001年的386万头增加到目前的505万头,全疆乳品加工企业已达52家,年加工鲜奶能力达到190万吨。

尽管与内蒙古的“伊利”、“蒙牛”等大企业相比,我区乳品企业还显得较为单薄,但乳业发展一直呈上升态势。此次三聚氰胺事件,新疆乳品的绿色无害得到消费者的肯定,但同时也暴露出新疆乳业发展的一些软肋。首要问题是奶站管理较为混乱,有乳品加工企业自办的,规模养殖厂自建的,更多的为个体私营奶站。由于投入渠道不同,奶站设施水平迥异,甚至没有制冷缸和检测设备的奶站也照样收奶。

产品单一,是我区乳品企业的又一软肋。在2月26日召开的自治区奶业管理工作会议上,无论企业还是管理部门都在为乳业面临的问题而焦急不安。惟有新疆瑞源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于瑞红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没有一丝焦虑之色。记者问其原因,于瑞红说,因为企业产品结构较为合理,既有液态奶,还有奶酪等高端乳制品,热销区内外市场。她笑言“9·11”三聚氰胺事件对瑞源乳业影响不大,瑞源乳业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加速发展。

而单一生产液态奶或是生产奶粉的企业显然就没有这份自信。

缺乏第三方公正检测,使奶农与企业时起矛盾。奶牛散养者居多,规模化养殖发展较为缓慢,则是制约新疆乳业发展的深层次的问题,也是根本性问题。营销理念落后,没有闯市场的雄心壮志和胆略,没有形成自己的知名品牌,也是新疆乳品业亟须解决的问题。

先走出困境再谋求发展

“察而后谋,谋而后动;深思远虑,计无不胜”。弄清了我区乳业发展的症结所在,便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对于奶农们最关心的收购价格问题,自治区畜牧厅奶业办公室齐新林主任表示:“我们将尽快建立奶业主产区四方价格协调机制,依靠政府对原料奶收购价格的指导,由乳业加工企业、饲料加工企业、奶业协会、奶农四方代表组成的价格协调组织,协商定价。

自治区畜牧厅有关负责人表示,他们已经通过奶业协会及周边奶粉生产企业协调增加和稳定原料奶的收购量,奶农们尽可以放心。目前昌吉境内的乳品企业均在加大生鲜乳的收购量。

齐新林主任告诉记者,今年自治区将投入2000万元资金扶持奶业生产,其中将重点在72个县建立原料奶第三方检测站,确保原料奶的质量和安全,实现“放心乳制品”。与此同时,我区奶站整顿工作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自治区畜牧厅目前正在着手建立和加强奶业生产运行情况的统计检测预警机制,以便及时收集、汇总相关信息和数据,应对市场中出现的问题。

业内人士认为,以上措施对我区乳业走出目前的困境的确是一副良药,但在中国乳业面临大洗牌的近一两年中,新疆乳业能否把握机遇雄起,在国内国际市场分一杯羹,是一个需要政府与企业及奶农共同努力的目标。

业内人士认为,实现这一目标,要扶持龙头企业建设一定规模的自有优质奶牛养殖基地。要适当引导优质奶牛向效益高的优势牛奶产业带集中,向龙头企业相对较多的地方集中,大力加强规模化养殖小区建设,提高规模化、标准化养殖水平,并加快推广科学奶牛养殖技术。

要对新疆乳制品消费市场正确定位。目前新疆大多数龙头企业整体竞争实力不强,并以生产液态奶为主,单靠这个市场难以确保新疆乳业持续健康发展,必须尽快调整思路,加快乳制品品种结构调整,依靠高端特色乳制品,参与区外市场竞争。目前国内市场上,奶油和奶酪主要依靠进口,价格昂贵但需求量与日俱增,平均每年进口的增幅在30%以上。将新疆固有的奶业资源,加上新疆自己特有的民族传统奶制品,来支撑新疆全力向干乳制品进军,产品不仅可以销售到内地,也可考虑中亚地区,早进入、早占领,早得益。

另一方面,在新疆本地市场,用巴氏鲜奶和低价的百利包牛奶来满足不同消费者的需求,用“身边的牛奶最新鲜”来拢住消费者。全面提高新疆本土乳品企业在市场上的占有率,积蓄力量为最后扩展全国市场提供财力的有效支持,然后以新疆为据点,把奶制品打向内地、出口到独联体国家,这才是新疆奶业的根本出路。

当然,大力培育一批乳业优势品牌,建立多层次、多渠道的现代营销网络,均是振兴我区乳业的良方。

畜牧兽医会后不久,记者再次见到伊犁中洲高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何保时,发现他的脸上有了笑容。他告诉记者,他的奶粉库存现在还有700吨,资金在慢慢回笼。公司投资2000多万元的一条干酪素生产线将于4月底投产。让他感动的是,在此次乳业风波中,当地政府及自治区畜牧厅均给了企业极大的支持,甚至中洲公司的一些职工自愿拿出积蓄,要帮助企业还奶农的奶款。“有这么多人的关心和支持,我们企业一定会渡过难关,新疆乳业一定会重整河山大发展的。”何保说。

新梦幻古龙

198彩app客户端

权倾三国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