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生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花生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南海行宫拟建会所法师追问2000万拆迁款去向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7:49:40 阅读: 来源:花生厂家

南海行宫拟建会所 法师追问2000万拆迁款去向

有人说,在每一起夺寺驱僧事件的背后,都有一笔不翼而飞的拆迁补偿款。对南海行宫事件中三座拆迁寺院的住持法师们来说,这笔钱似乎更像一个遥远的传说——人人都听说过,但谁也没见过。人人都知道这肯定不是一个小数,但这笔钱究竟有多少?又去了哪里呢?

随着调查的步步深入,被长期严密掩盖的真相终于浮出水面。据知情人反映:南海行宫的规划是“前面是寺院,后面是会所”,但实际上“外表是寺院,里面是会所”。规划建成后的南海行宫,并没有安排僧众常住的打算。“建成以后,不会有僧人在里面住的。原本计划把南昌市佛教协会搬过来,把这里作为办公地点,此外还有喝茶、休闲的场地……里面的会所要有30多间,都是为领导准备的。”

也就是说,被网友各种吐槽的“僧尼同住”原来不是“笑话”而是“童话”。但“三庙合一”的三位住持法师现在面临的问题却不是什么“童话”。南昌市佛协某内部知情人士传出的消息惊呆了他们:原本应该批给三座寺院、实际却被南海行宫项目占据的40亩土地,实际总价值接近2亿元。政府部门批给三座寺院的拆迁补偿款总计2000余万元。

三位住持法师不禁发问:这笔巨额拆迁补偿款,到哪里去了?

还没动工,钱已花了几百万

南海行宫项目可谓出手不凡,早在动工之前,仅规划费用就已花了380余万。参与该项目的一位负责人透露,南海行宫的整体规划专门邀请了湖北黄石著名佛教文化旅游区“东方山药师道场”设计团队,整个规划横跨桃花河东西两岸。一位参与项目规划工作的法师介绍,南海行宫的设计中,不仅囊括了一般寺院应有的基本设施,还兼有会所、茶馆、佛文化商业街等构想,“整个行宫是四合院式建筑,前半部分是寺庙,后半部分是会所”。

今年3月,南海行宫项目在桃花河西岸正式破土动工。虽然工程在刚打下20几根桩基后,便因附近小区业主的上访而被迫停止,但据了解,打桩的费用已经花去了200多万。

对此,被强拆的女众道场净业寺住持慧仁法师有话要说:“当初建南海行宫是拿我们净业寺名义去批的地,现在净业寺没了、钱也一分没拿到,他们敢说现在工地上花的不是我们的拆迁补偿款吗?”

净业寺拆迁:乙方是纯一法师、丙方还是纯一法师

净业寺房屋征收安置协议

纯一法师代签安置协议

慧仁法师出示的净业寺拆迁文件《安置协议》上显示,由于建设需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及市佛协‘三庙合一’建设的要求,在平等、自愿、协商一致的基础上,就乙方房屋征收安置事项……达成协议”。然而就是这份平等、自愿、一致的协议,却自始至终都遭到了慧仁法师的坚决反对。

慧仁法师说:“净业寺是已故老师父道树法师传下来的,我总不能把人家传下来的寺庙弄没了。就是爸爸妈妈留下的房子,你都不能好吃懒做把它败掉了,更何况是祖师道场呢?强行拆庙是有因果的,护法神是要生气的。”

但慧仁法师的坚守没能保住这座老一辈法师曾靠卖血建起的寺院。因为这个背不起的因果,已经有人替她背了。纯一法师曾表示,如果慧仁法师拒绝签字,那么“这份拆迁协议我来代签,这个因果我来背”。于是,就诞生了这份撇开净业寺签订的拆迁协议。

在这份协议中可以看到,乙方净业寺的签字盖章处写着“纯一代”的字样,而丙方圆通寺建设筹备组也同样签着纯一法师的鼎鼎大名,并盖有南昌市佛教协会的公章。总而言之,拆迁协议的乙方是纯一法师,丙方还是纯一法师。于是就出现了在丙方“纯一法师”的协调安排下拆除乙方“纯一法师代”净业寺的荒诞情节。

在这份“自己拆除自己”的协议中,“乙方的房屋结构、面积、围墙”等参数填写处都是一片空白。不仅未经任何评估,而且原本3000多平米建筑面积的寺院,到了拆迁协议上居然成了1715.55平米,慧仁法师说:“我们有一座天王殿、一座大殿、将近三十间寮房,此外还有一座往生堂、一个车库和一条马路,都没有算进去。”

拆迁协议规定,在三年过渡期中,净业寺应获得拆迁临时过渡费合计51.46万元。但这笔钱慧仁法师至今“一分都没有见到”。更重要的是,由于拆迁协议中将净业寺的建筑面积少算了1000多平米,该寺实际应得的拆迁补偿款远不止协议书中的309万元。,慧仁法师说:“实际上千万都不止,我现在要问的是,这笔钱到哪里去了?”

宽性法师: 180万拆迁补偿款到底被多少人瓜分?

十里古寺收到的拆迁移交通知

提起六年前十里古寺的强拆,宽性法师至今搞不清楚自己的寺院究竟拆了多少钱。他说:“桃花镇的领导原来告诉我十里古寺只拆了20几万,最终就付给我22万。当时市里还叫我去写书面报告,详细说明这22万要怎么花。我还能怎么花?当初建寺欠下几十万,这些钱全部拿去还债了。”

宽性法师直言,对于十里古寺的拆迁和赔偿,整个过程自己都被排除在外,一切细节都搞不清楚。不但起初对拆迁的情况不清楚,而且对后来十里古寺究竟应得多少拆迁补偿款也不清楚。甚至就连付给他的所谓“22万”是怎么算出来的,依然“不大清楚”。

因为,这笔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补偿款已被拆分成不知多少份,宽性法师本人就至少在十里庙村村委会、桃花镇、西湖区宗教办和南昌市佛协等四个地方听说过这笔钱的下落。

宽性法师回忆道:“后来又听镇里说还有40万,但是却从没给过我。我去问过一次,他们又说总共是180万,余下的钱已经交给村里的‘老人’了。西湖区至少也截留了20-40万。”为了这笔拆迁补偿款,宽性法师已经无数次与有关部门沟通情况,但他最终得到的反馈却是:“你自己将22万元挥霍一空,现在花光了,就又来找宗教部门要钱”。

最让宽性法师无法理解的是:“我被南昌市佛协‘开除’之后,市里的其他僧人去开会回来告诉我,纯一法师和丁叔民在会上说,十里古寺的拆迁补偿款有20-40万在市佛协手上,还说是‘帮我争取的’。”

南昌市佛协手上的拆迁款究竟被“争取”到哪儿去了,宽性法师一无所知。但宽性法师知道的是,6月22日他曾找到市佛协丁叔民,要求原地重建十里古寺,丁主任让他“先回去,以后再说”。但当6月24日宽性法师再次致电丁叔民时,对方却说,“十里古寺是桃花镇拆的,跟市佛协毫无关系,要重建你找镇里说去。”

宽性法师说,自己就是想不明白,如果这件事真的跟市佛协毫无关系,那他们为什么要帮自己“争取”拆迁补偿款?而这笔被他们“争取”回来的补偿款,最终又到哪里去了?

璨池法师:幸亏我没要200万,不然回头他就会报案

被璨池法师拒签的西观寺拆迁协议

对慧仁法师和宽性法师来说,原本属于他们的钱搞不清楚去向;但对西观寺的璨池法师来说,却有一笔从天而降的巨款弄不清楚来路。

据璨池法师回忆,6月21日,纯一法师的接法弟子、年初刚被提拔为南昌市佛协秘书长的镜定法师向自己私下提出,“只要你肯走,西观寺的300万拆迁款随时可以打到你的私人账户,此外再加200万”。这个提议被璨池法师当场回绝。然而,令人质疑的是,镜定法师口中多出的200万元,是一笔什么钱、又打算从哪里出?

得知此事后,璨池法师的一位同修提醒,以自己对有关人员操作手法的了解,“你前头收了这笔钱,后面就会有人向公安局报案”。璨池法师至今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幸亏一开始就没打算要这笔钱,否则现在恐怕就不只是被赶走那么简单了。”

知情人士透露,为了三座寺院的动迁工作,南昌市佛教协会已经召开过三次会长办公会议。会上究竟如何决策不得而知,但在会后的聊天中,纯一法师曾向众人表示,“赶几个和尚还不容易?等他们三个人熬不过,都会自己走的。”

三寺被吞土地总价过亿, 2000余万补偿款去向成谜

之前曾有评论质疑,“南海行宫,到底是建僧尼寺庙,还是建帝王行宫?”对当地佛教协会来说,这个看似显而易见的问题,却没那么好回答。因为在江西佛教界的僧人口中,“南海行宫”私下还流传着另外一个名字——“纯一行宫”。

虽然在南海行宫的规划当中,“前面是寺院,后面是会所”,但据知情人透露,实际上“外表是寺院,里面是会所”。据了解,规划建成后的南海行宫,并没有安排僧众常住的打算。“建成以后,不会有僧人在里面住的。原本计划把南昌市佛教协会搬过来,把这里作为办公地点,此外还有喝茶、休闲的场地……里面的会所要有30多间,都是为领导准备的。”

据三座寺院的其中一位负责法师讲,一个月前自己曾在南海行宫的建筑工地上听到了当地佛协会长与南昌市民宗局某领导的一段对话。纯一法师称,将来南海行宫为部分领导“每人保留一套房子,放假或者有空时过来住”。

原来,南海行宫项目并不是为“三寺合一”而建,事实上,三座寺院的住持是南海行宫建设过程中最大的障碍和亟需清除的绊脚石。三位法师甚至连自己究竟被侵占了多少钱都无从得知。直到市佛协某内部知情人士传来了令人震惊的消息:原本应该批给三座寺院、实际却被南海行宫项目占据的40亩土地,实际总价值接近2亿元。政府部门批给三座寺院的拆迁补偿款总计2000余万元。

三位法师震惊了,估计各路围观的网友也惊呆了。

世界美女图片

性感女生

美腿网

相关阅读